马报正版综合资料大全

2020正版四不像特肖图Company News
从日本“世界最美教科书”,看日本超先进的学前教育理念!
发布时间: 2020-01-08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
我们都知道,日本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很大,所以在教科书上面,它仍旧保持着竖排、从右往左看、也从右往左翻页的传统。并且在排版校对的时候,也是注重了从细节处培养小朋友的审美观的理念。

日本的幼儿园会定期举行运动会,并且运动会是部分大小班的,所有的小朋友都会组队参加,即使不到1岁的孩子入幼儿园,也要参加运动会。运动会只有团体赛,没有个人单项比赛,最终只有胜利的团队,没有胜利的个人。

提到教科书,可能大家跟小路一样,瞬间想起了那个爸爸妈妈自己包书皮的年代,毕竟我们的教科书,从小到大长得都差不多,但是,最近在台湾举办了一个“世界最美教科书展——从日本看见”的展览,让我们看到了邻邦日本在教科书这样的细节之处所下的功夫,同时也让小路对日本的教育更加赞叹!

日本の学前教育

判断意识的培养

日本的美感教育不是长大后才开始学习,他们是无时无刻都用心地,要把美感展现出来给孩子,那是生活中的一部分,跟呼吸一样自然的一部分。

前文我们看到的精美教科书,每本的成本已经超过了20元,这已经比我们的小学课本售价还要高了,但是在日本,这样的教科书是完全免费的!

日本的学前教育专家认为“教科书中的插画、排列不是对内容可有可无的点缀,而是这些东西就是教材本身。”因此日本的国语教科书的编辑人员会有儿童文学作家、儿童发展科系的大学教授、以及博物馆或自然科学类的专家,一起参与。

不只是学生,连成年人重新再来看这些教科书时,也依然可以学习到知识。专业就意味着,日本的教育是想教育孩子能够独立自主的保护自己,而不是遇到困难就要找父母。

日本教科书的样式美

世界最美教科书展——从日本看见

试问,小朋友们谁能抵挡着住有着这样可爱俏皮的书呢?肯定第一时间就能吸引到小朋友了吧!

这样的社会福利不仅仅是有日本原住民才能拥有的,只要您办理一张日本经营管理签证,并正常缴纳社保,就可以全家人享受日本的社会福利了!

展开全文

看了这些日本的教科书,你是不是跟小路一样,觉得教科书真的不是天生与“美”毫无关系。既然电影有视觉艺术设计,为什么教科书不能有呢?如果小朋友没有从小学习这样的教科书,怎么能期待他们长大了突然就理解了什么是“美”呢?

而在日常的学习中,每天会有固定的时间,让全院的小孩子一起玩耍,大孩子抱小孩子,小孩子追大孩子,玩得很疯狂。孩子们真正能体会到哥哥姐姐、弟弟妹妹的感觉,成长感特别明显。通过这样的方式,孩子们会学会分享、学会人际关系的处理、学会如何得体的跟他人相处。

对于更高等级的学生,政府宣布在2020年展开大规模高等学府教育津贴计划,全国900多所大学及专科院校将受惠。

教科书教学内容排版

除此以外,日本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,多火山地震,所以在安全教育上,日本从不松懈,这方面也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了教科书当中。

原标题:从日本“世界最美教科书”,看日本超先进的学前教育理念!

并且,日本政府决定2019年为三至五岁的日本儿童实施免费学前教育。凡官方认可的幼稚园和保育设施,政府将承担所有开支,受惠家庭只需交付便当费;就读于私立幼稚园的儿童,最高可获2.57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602元)的学费减免。

在日本,小朋友准备去幼儿园的时候,家长会收到一张“准备单”,上面标注了N种包的规格和用途,这些都需要在孩子入园后自行带入,并且,家长也会配合老师,让孩子自己拿包,一次来锻炼孩子们归纳、整理、独立的能力。

与国内的学前教育不同,日本的幼儿园在活动期间,是让孩子们自行选择娱乐方式的,捡橡子、打年糕、运动会、社区演出、女/孩节、纳凉节、发表会、拜寺庙、作品展,玩什么,怎么玩都让孩子来决定,这样不光可以培养孩子果断的性格,更会让孩子们学会在某一环境下如何做出正确的判断。

独立意识的培养

而且以细致著称的日本人,不光做足了这样的“表面功夫”,在内业也同样是绘本一样的精彩世界~

日本的学前教育,不仅仅局限在“美”这一件事上,在很多方面都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,并且这种培养是自然而然的,而不是告诉小朋友“这就是你应该做的!”

除了这些大大小小的包,小朋友还需要准备多套衣服,因为在校期间要换几套衣服,在班级内玩耍时换一种套头衫,到操场运动时再换一套,午睡起来时再换一套,鞋子也是要更换好几次。这样,就会让孩子们在集体氛围中锻炼自己的动手能力和相处能力。

在之前的文章中,小路已经介绍过跟多次日本对于教育的重视了,那么现在就跟小路一起来看看,日本的国语教科书长成什么样子吧~

日本教科书的秩序美

团队意识和协作意识的培养

日本政府高度重视教育

日本教科书的内容美

教科书目录

通过多个方面的合作,在通过教材这样的主渠道,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在刚启蒙的孩子心中种下美的种子。而不是专门开辟一个“幼儿审美”的课程。